杏味儿泡芙

愿你拥抱爱与自由

【其逸】温存

※半现实向

※是不想写作业的产物

※小学文笔 不喜勿喷

“我们失去的东西也会很努力的想要找回我们吗”

00.

敖子逸的叛逆期走的很快,也渐渐开始理解了某些人和某些事, 他对那人某一天的声嘶力竭让他肠子悔青。

可是骄傲的摩羯座啊,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卸下一身坚硬的盔甲。

他想,他也许可以明白当初那人为什么固执的想要离开,为什么宁可背井离乡,也不愿继续和他们一起向前走。

“那时你还年轻,不知道这世上的一切,都已经暗中标好了热量。 ​”

01.

他开始忘了那人在的时光有多快乐安稳,开始忘了那人温暖的笑容,开始忘了那人唱歌时认真的深情,开始忘了那人唤自己名字时上扬的语调。

只是偶尔路过重庆嘉陵江边,有些闷热的江风吹到脸上是,他也许会想起那个同样闷热的午后,他与那人交换的第一个吻,黏黏腻腻的。两个少年洋装波澜不惊的脸上也许看不出什么异样,通红的耳根和被汗水粘住的鬓角毫不留情的揭发他们面对彼此时狂跳的心脏。

那时候的夏天,真是好啊。
仿佛天上的星星,一伸手,就能摘到。

说是忘了,怎么可能是真的。

02.

马嘉祺的到来一点一点填补着敖子逸大半年以来思念的空洞。

敖子逸并没有觉得他和那人在长相上有多么相似,可在他真真正正见到马嘉祺第一面起,他集赞了大半年的委屈和孤单在通红的眼眶中聚成泪水。

他看到了,他们的眼里有同样的东西。

敖子逸贪恋起了马嘉祺的眼睛,那双眼睛里融入世间所有善意与美好,慷慨的纳入如水墨般的山川河流,那是敖子逸所眷恋的,所怀念的。

马嘉祺宠他,爱他,顺着他,自己世界的中心被敖子逸满满占据,仿佛将自己存了十五年所有的爱全部交给这个少年。

马嘉祺知道敖子逸是爱他的,尽管他也能够看清敖子逸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住着的另外一个人。

03.

敖子逸仍然会关注那人的消息,关心他是瘦了还是胖了,每天过的是不是很开心,和兄弟们的感情是不是很好。

敖子逸对一个人印象很深,敖子逸很少夸人,他觉得夸人不是一个很酷的行为。

但他不得不承认,那个叫方翔锐的男孩儿真的很好看,他有一对浅浅的梨涡,对着那人蠢蠢的笑着,就算被怼了也是一脸开心,那人也会宠溺的看他一眼,眸子里所透出的温柔,是敖子逸曾经也拥有过的。

说不嫉妒是假的,敖子逸有些沮丧的锁了屏,只用了一秒钟,换上了明媚的笑容,转身钻进了马嘉祺怀里,马嘉祺无奈的搂着他,顺着他翘起的呆毛,下巴轻轻的抵着敖子逸的发旋,嘴角挂上了温柔的微笑。

看吧,和那个夏天一样,自己身边还是温柔的人。

04.

黄其淋回了重庆,回家拿一点东西,顺便一个人在磁器口逛一逛。

他其实不太喜欢和朋友一块儿去逛街,喜静的唯一能够接受陪他一块儿逛街的人,就是敖子逸了,他会无条件容忍敖子逸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大惊小怪,也会耐心的陪敖子逸逛一个又一个卖葫芦娃周边的小摊子,他的眼中可曾出现过一丝一毫的厌烦,有的只是无尽的爱意和幸福。

黄其淋沉浸在对过去的追忆中,耳边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少年音。

“马嘉祺!!!我要吃冰淇淋!”

大呼小怪的语气除了他还有谁。

黄其淋愣愣的现在路边,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一年多没见的少年,他长高了,脸上的婴儿肥完完全全褪去了,少年棱角分明的脸明显成熟了许多,那双曾经天真不喑世事的眼睛里,竟也生出几分通透和理智。

自己错过了,错过了最爱的那个少年成长中最重要阶段。

敖子逸身边那个温文儒雅的男孩儿终于引起了黄其淋的注意,那个男孩儿骨节分明的手覆在敖子逸头上揉了揉,眼里流露出的,是丝毫不加掩盖的爱意。

黄其淋转身向反方向走了,像当时在机场绕过两眼通红的敖子逸走向登机口一样。

他们都明白,错过了,就不会再相交了。

05.

大家都开始新的生活了,2016年的夏天是真的过去了。

不管在彼此心中留下过多么深刻的痕迹,在岁月的长河里终究不堪一击。

“你要好好努力
知道生活里还有很多美好
学会照顾自己的身体 晾干了头发再睡觉
别过分拼命 不要钻牛角尖
谁都得碰到点难熬的事儿才能长大”

END.



如果有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很开心的♡

评论(3)

热度(66)